• 1-800-123-789
  • info@webriti.com

标签归档人才

蓝领,撑起一片蓝天(第一落点·关注高技能人才(下))

蓝领,撑起一片蓝天(第一落点·关注高技能人才(下))

日前公布的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9年全年共有1075.9万人次参加职业技能鉴定,861.9万人次取得职业资格证书,其中28.4万人次取得技师、高级技师职业资格。

  如今,越来越多的蓝领人才活跃在生产服务一线,发挥着带徒传技、技能攻关、技艺创新、技能推广等重要作用,为经济发展撑起一片蓝天。

  给足荣誉,给足待遇

  “正泰多年的发展,无数次印证了高技能人才的重要性。”正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裁朱信敏说。2012年,当地在正泰成立乐清市陈煦技能大师工作室,带徒传艺300余人,培养钳工技师3人、高级钳工10人,承担工艺改进项目10余项,年经济效益约150万元。2016年,当地在正泰成立浙江省高玉保技能大师工作室,几年来推进技术创新20余项,解决实际生产问题30多项,培养高技能人才44人,培训一线员工3000余人次,授权发明专利4项、实用新型专利14项。

  人尽其才,效应迸发,有赖于政策的支持、待遇的提高、保障的落实。据了解,全国31个省份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均出台了《职业技能提升行动方案(2019—2021年)》的实施方案。中办国办印发的《关于提高技术工人待遇的意见》中的举措,也已在不少地方和企业得到落实。截至目前,全国共表彰260名“中华技能大奖”获得者和3028名“全国技术能手”,共有2729名高技能人才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今年5月初,浙江省委人才工作领导小组公布第三批浙江省“万人计划”高技能领军人才入选人员名单,入选人才纳入省委联系的高级专家范围,给予每人30万元培养资金支持。

  浙江省人力社保厅相关处室负责人介绍,自2010年起,浙江建立了省、市、县三级优秀高技能人才评选表彰体系,开展了钱江技能大奖、首席技师和“百千万”高技能领军人才等遴选培养支持活动。截至2019年,有360家省级技能大师工作室开展技术攻关和革新项目3000多项,产生直接经济效益20多亿元,获得国家专利1000余项。同时,浙江还出台政策不断提高技术工人待遇。一批优秀高技能人才在各地享受落户、购房等人才福利政策,经济收入逐年提高,社会美誉度也大大提升。

  记者了解到,有的企业为高技能领军人才制定职业发展规划,试行年薪制、股权期权激励,按实际贡献给予绩效奖励,部分技术岗位经济待遇达到甚至超过高级管理人员。

  浙江绍兴柯桥区宝业集团负责人表示,公司建设专家楼住房,解决高技能人才子女就学问题,建立了职工助困、助医基金,通过这些措施为人才安心工作解决后顾之忧。

  “给足荣誉、给足待遇,配得上贡献,高技能人才就不会走,还能创造数倍的价值。”采访中,不少企业管理人员这样表示。

  因地制宜,灵活引才

  “各项建设都在开展,产业亟待转型升级,到处都需要高技能人才,但愿意落户我县的却不多。”谈及高技能人才,丽水市庆元县人社局负责人的无奈颇具代表性。

  庆元属于偏远山区县,高技能人才仅占技能劳动者总数(32万人)的6.78%。“结构也不太合理,主要集中在汽车维修工、中式面点师、中式烹调师等通用职业。”庆元县委组织部副部长姚敏荣说,县里竹制品加工等特色产业人才相对短缺、需求格外强烈。然而若要引才留才,庆元很难开出足够诱人的条件。

  怎么办?庆元因地制宜,灵活引才。2017年以来,庆元县柔性引进紧缺专业“星期天工程师”:高技能人才不改变户籍及原单位人事关系,可利用节假日、周末或业余时间来进行工作指导,引进方式包括项目引进、合作引进、兼职引进等。“不为我所有,但为我所用。”该负责人这样总结。

  把智能制造系统应用于竹砧板生产流水线,改进食用菌的深层发酵技术……3年来,庆元已累计引进35个领域154名“星期天工程师”,解决技术难题47项,点对点开展服务2220余次。今年受疫情影响,“星期天工程师”的工作转为线上开展,通过微信群、视频电话甚至电脑远程操作等进行,截至5月底,已有35名“星期天工程师”为合作社、企业线上解决问题、给出建议70余条。

  优化环境,持续发展

  第四十三届世界技能大赛汽车喷漆项目冠军、浙江省首位特级技师、全国人大代表、浙江杭州技师学院教师……头衔多多的杨金龙,二十来岁已经享受教授级高工待遇,他一直关注着高技能人才话题。

  近年来国家推出一系列举措,技术工人的工资收入、社会认可度提升,大批技能人才受到表彰奖励,令杨金龙倍感振奋。但是,社会上依然存在“重学历、轻技能”的现象,“适应发展新需要的技能人才仍然稀缺”。

  杨金龙认为,如果技工的光荣感和成就感不高,薪资收入水平不突出,将导致后继乏人。现实中,还有不少中小型企业担忧“为他人作嫁衣裳”,对人才培养舍不得投入,使技能人才发展受限。发展渠道窄、经济待遇偏低、社会地位不高、激励机制不足、向上发展无动力等叠加,造成的结果就是,适龄学生不愿意学技术,同时,致力向技术岗位发展的工人也少了。

  “引导社会形成认可、关心、支持技工成长成才的舆论氛围和价值导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杨金龙说。

  中办国办去年底印发的《关于促进劳动力和人才社会性流动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提出“拓宽技术技能人才上升通道。推进职业资格与职称、职业技能等级制度有效衔接”“支持用人单位打破学历、资历等限制,将工资分配、薪酬增长与岗位价值、技能素质、实绩贡献、创新成果等因素挂钩”。“除此之外,国家还提出加快学历证书和职业技能等级证书互通衔接,这些举措对技术工人就业、晋升意义非凡,希望尽快推动落地。”杨金龙说。

  有尊严、有出路、有奔头,“技术学好同样可以发光发热。”杨金龙建议,进一步优化技能人才成长环境,“鼓励支持更多人选择适合自己的技能成才之路”。(记者 方敏)

  本期统筹:胡安琪 制图:沈亦伶

《人民日报》(2020年06月28日04版)

责编:秦雅楠

优发国际亚洲顶级线上-让更多人才在贫困地区扎根

优发国际亚洲顶级线上-让更多人才在贫困地区扎根

“我在乡镇卫生院干了30年,没想到评上正高职称了。”甘肃省张家川回族自治县龙山镇中心卫生院副院长樊建林感叹,“以前,乡镇卫生院的大夫评正高职称几乎不可能,现在多亏了双定向,我们能有更多评高级职称的机会。”

樊建林所说的,是人社部2019年开始实施的职称评审“双定向”政策,即对“三区三州”等深度贫困地区基层专业技术人才职称实行单独评审、单列标准、单独确定通过率,评审结果定向在基层使用。

“双定向政策主要聚焦教育、卫生、农业等基层人才相对集中的领域,进一步破除‘四唯’倾向,合理确定评价标准,这样就是把脱贫攻坚的实际贡献作为考核评价人才的重要指标。”人社部专技司有关负责人介绍,长期扎根艰苦边远地区和基层一线并作出突出贡献的专业技术人才,可以破格参加职称评审,以获得更快的职业发展和职称晋升。

据统计,截至2019年底,“三区三州”等深度贫困地区共有15964人申报双定向高级职称评审,评审通过13661人,加上前期试点评审的4700人,共有18361人通过高级职称评审,初步实现了贫困地区高层次人才总量的稳步提升。

在新疆精河县民政局干部温都苏看来,单独划线政策也让不少人才受益。

“我2017年来到新疆工作,去年通过了社会工作职业资格考试,也是单独划线政策的受益者。这项政策提高了老少边穷地区的职业资格考试通过率,这样就会有更多社会工作者涌现,从事社会工作。”温都苏说。

一直以来,“三区三州”等深度贫困地区具有相应资质的专业人才供给不足问题较为突出。为有效增加人才供给,人社部对护士、执业药师、社会工作者、审计、统计、高级会计师和一级翻译7项基层急需的专业人才职业资格考试单独划线。

那么,双定向和单独划线政策会不会导致人才质量下降呢?

该负责人表示,双定向和单独划线政策对贫困地区基层人才实行单独分组、单独评价、单独确定通过率,避免与省市专业技术人才同场竞技,让基层人才更容易脱颖而出。虽然单独评价或降分,但并非随意降低评价标准,而是根据贫困地区实际,在确保质量的前提下,合理确定评价标准和分数线,并限定在当地有效。

在过去的一年里,双定向政策,为基层增加了1.8万名具有高级职称的专业技术人才;单独划线政策,为贫困地区增加了7000多名获得职业资格证书的人员,增幅达158.03%。

与此同时,双定向和单独划线政策拓展了贫困地区基层人才的发展空间。比如,在推行双定向政策时,各地按照“总量控制、比例单列、专岗专用”的原则,单独设置定向使用的专业技术岗位,不占总的专业技术岗位结构比例,有效解决了基层人才职数少、层级低、晋升难的问题,让贫困地区基层人才更有盼头。单独划线政策则是因地制宜、灵活施策,针对贫困地区人才短板,充分考虑基层实际,合理确定合格分数线,进一步破解了贫困地区有岗无人、专业服务匮乏的窘境。

“两项政策都限当地有效,有利于贫困地区稳定人才,留住人才,吸引人才,让更多的人才愿意在贫困地区和基层一线扎根工作。”该负责人说,将加强调查研究,进一步扩大双定向覆盖范围,研究完善单独划线政策。

责编:俞镜淇

全国人大代表吴云波:建议推动农村牧区人才队伍建设

全国人大代表吴云波:建议推动农村牧区人才队伍建设

2020年全国两会召开在即,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全国人大代表、内蒙古自治区扎鲁特旗巴彦塔拉苏木东萨拉嘎查党支部书记 吴云波处获悉,今年他将在全国两会上提交《关于落实乡村振兴战略推动农村牧区人才队伍建设的建议》。

吴云波表示,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任务是生产发展,而发展生产形成优势支柱产业,关键在人才队伍建设。

吴云波谈到,目前,农牧民整体文化素质不高,有知识、有技术的农牧民大多外出务工,农村牧区人才流失严重,农牧民普遍不适应生产力的快速发展和激烈的市场竞争,新型职业农牧民群体尚未形成。在这样的前提下,如何推动农村牧区人才队伍建设,打造一支懂农牧业、爱农村牧区、爱农牧民的人才队伍刻不容缓。

吴云波指出,内蒙古有关部门在基层人才培养过程中做了很多努力,但是农牧区人才队伍建设仍存在较大的瓶颈,最主要体现就是侦测层面调动人才积极性不足。留住人才仍需解决返乡创业的外出农民工、高校毕业生、退伍军人、城市各类人才的基层发展保障。

为此吴云波建议,从国家层面希望出台相关政策,鼓励草原上走出去的孩子们回乡创业。希望能给返乡创业大学生一定的编制岗位或者让有能力返乡创业的人带着项目到基层发展。同时,建议有关部门在政策层面能够给予支持,切实解决工资待遇、子女就学、户口迁移等方面的实际保障问题,确保引进的人才“留得住、用得上”。

“倘若这一代从农村走出去的人才对现在的农村没有了感情羁绊和干事创业的联系,在想把农村发展起来就太难了。”吴云波担忧地说。